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物之二元

从此出发,环游世界

 
 
 

日志

 
 

自由与科学  

2011-11-06 23:29:08|  分类: 胡搅蛮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人常说自由民主,好像这是不可分割的一对;中国人当年又言德先生赛先生,认为这两者是向文明强国进化的法宝。其实大家现在知道,民主本质上是反自由的,和科学也没什么必然关系,它并不是什么经过随机试验得出来的经验。
真正有密切关系的是自由和科学这对组合。虽然在当代科学的概念已经大大泛化了,但按照本质的定义来说,科学其实只是一种认识世界的经验方法 [1],只不过这种方法具有一整套严格的步骤和概念定义,因而相对传统对世界的认识方法来说可靠得多。回顾人类近现代发展史,科学之所以能如此彻底地改变世界,正是因为科学体系具有高度扩展性和自我修正能力,保证了科学本身可以不断推进,成为“无尽的前沿” [2]。无论扩展还是自我修正能力都源于科学体系一致的方法和逻辑,即以事实推导规律,一切也已规律都可以被证伪,不存在所谓“绝对的共识”或“不可推翻的教条”。在近代以物理学为代表的几次推倒重来式的变革中,很难想象如果违反经典理论的新实验结果若因为难以接受就被无视甚至阻碍自由讨论,这些变革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
一般来说思想和制度上的自由对科学研究环境的支撑容易为人所见,但另一方面自由对科学发展及社会历史的深层背景关系就不是那么显著了。区别于西方中古时期或中国皇权社会所谓“天不变道亦不变”的缓慢社会演化,近现代的人类社会的一个特点是社会发展更新速度大大提高,并且发展模式已经不是被动跟随社会条件的自然演化,而是受到从理论、技术、社会组织学到政治决策等方方面面的人为努力有意识地推动,社会发展本身已经变得具有可操作性。
既然存在人为主观选择,那么就有到底选择哪种道路哪种方向的问题。然而,无论是某一项具体的技术还是社会的公共政策选择,我们并不能未卜先知地确认未来的诸多道路中到底哪一条是最有效最合理的,可能有一些在事后被证明是明智之选,而另一些则是陷阱。这种状况与科学的发展具有内在的一致性,如果把科学的范畴定义为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以及一切采用科学的逻辑获得的经验知识,那么可以说科学方法正是获得未来道路的最有效方法。因为未来无法被完全可靠地预测,只能通过试验来探索规律。这种未来的不可预测性在波普尔的《历史决定论的贫困(The Poverty of Historicism)》里有过论证,他的大意是这样的:(1)人类历史的进程与人类知识增长程度存在不可分的密切关系;(2)我们不可能用科学的方法来完美地预测我们未来的科学知识的增长(如果我们今天知道了自己明天会知道哪些知识,那我们今天就已经知道这些知识了,这 些知识就是今天的知识而不是明天的知识了,明天一定会有我们今天未知的知识);(3)综合两者,我们不能预测人类历史的未来进程。所谓“历史的必然”,要么是一种致命的自负,要么是马后炮式的无法证伪的神棍逻辑。
因为这样的原因,对未来的决策就与对未来的探索交织在一起。回到所谓自由的价值,如果撇开我们平时所说的个人权利方面的意义,自由对社会来说最重要的实用价值是降低发展中的总体风险。因为前面已经说过探索未来道路就是科学试验,试验的同义词就是试错,必然有失败的时候。想象一个没有个人选择的自由而全体社会成员必须按统一的决定(无论这种决定是独断还是民主投票的方式得出)进行试验,那么一旦失败,代价就必须由全体人员共同承受。相反,当存在选择的自由时试验就只是愿意参加的人参加,试错的风险可以得到隔离,每一次决策失败的后果主要由直接决策参与者自行承担。自由带来的另一优势就是,各种发展道路可以实现并行执行,同时探索多种可能的路径,等待最有效的一条或若干条在竞争中胜出。如果一个社会限制发展选择的自由,得到的结果要么是减缓甚至在极端情况下僵化社会进步,坚持用过去的经验活在过去的生活方式里;要么绑架全民奋勇向前,虽然一时一地可能确实做了正确的决定,但出现灾难从概率上来说只是时间问题。当年毛朝大跃进及其后果再好不过地说明了这一点。
因此,自由支撑了科学探索的高效,限制了过程中的风险。科技更新保证了人类社会的同步变化。因为未来有无尽的未知空间,所以这套体系的逻辑就一直能持续下去,除非有一天世界发展到了尽头,人类获得了宇宙中所有的知识,至此科学的使命完成,自由的意义也同步消失了。设想一下那种场景,获得了一切知识就意味着可以对未来的一切做出最合理的决定,对一切行为的结果都能做出准确的预测。这种情况下,即使个人权利意义上的自由也会变得虚妄,因为任何一个掌握全部知识的个体都将变成全知全能的的“上帝”,对神来说,自由显然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世界上的一切行为都只是已知客观规律的体现,可解释因而也是不重要的。明白了这一点,也就容易理解为什么历史上一些声称获得了绝对真理的组织往往对自由如此敌视,一旦获得了权力,只能给人类带来束缚和专治,无论他们是某种宗教教义还是自称“科学XX主义”。当然设想中的这种情形在现实范围内似乎不会出现,人类无可能掌握关于这个世界的全部知识,即使探索了宇宙的每一个角落,我们也不可能获得绝对的真理。顺便提一句,在科学的逻辑里,并不存在“真理”这样的东西。

--------------
明确一下,本文是受了刘荻老师的文章的启示,你甚至可以将其视为翻唱,不过我加了些自己的理解和演绎。
附录:
[1] 科学是十七、十八世纪从传统的哲学、实验学领域独立出来的一个社会范畴,关于其起源的一些历史可以看看Kary Mullis轻松愉快的TED演讲“科学家怎么做科研(中译)”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s9F-5B6PsEA/  。总之,科学特点之一是不研究“第一推动”或世界本源这样的哲学问题,而是专注于可验证的实验结果。
[2] “Science: the endless frontier" 是Vannevar Bush在1945年根据罗斯福的咨询给接任的杜鲁门总统的一封信,对美国的战时科研体制如何转入战后进行了探讨,并阐述了应该如何建立新时代科研思路的建议。这封信被认为是美国的科研体系从传统到当代的转变的基石,NSF等机构因此而诞生。由于美国在二战后科学研究上的标杆地位,也可以认为Bush的建议确定了当今世界各国科研工作的面貌。文章可以在NSF的档案中看到:http://www.nsf.gov/od/lpa/nsf50/vbush1945.htm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